繁體
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红楼梦中人
发布时间:2020-07-16 来源:酒泉公司 作者:金娟

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,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。《红楼梦》是我的床头书,闲暇时候总会翻来细品,黛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之首,总是被人们指点她的多疑小气不圆滑,而今天,我要为黛玉正名!

黛玉之友情。相比社交达人薛宝钗,很多人都觉得黛玉不易相处,难做朋友,却不懂黛玉如若为友,必为挚友的纯粹。其中印象最深的便是黛玉的铁粉香菱,香菱因自幼被拐卖没上过一天学,算是文盲,但却迷恋诗书,想要自学成才,香菱先是恳求“好人缘”的薛宝钗教其诗词,宝钗不仅嗤之以鼻而且讽刺香菱得陇望蜀,被泼了冷水的香菱反倒愈挫愈勇,决心去试探“不好说话”的黛玉,反观黛玉却说:既要作诗,你就拜我作师。香菱勤奋好学,黛玉倾囊相授,丝毫没摆贵族小姐的架子。黛玉的执念和偏颇,反倒是她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纤尘不染,她从不歧视,也愿意打破封建的枷锁,与紫鹃似是主仆,实为姐妹,倒不像宝钗看似跟谁都活络,其实跟谁都不熟,论真诚至交,唯黛玉才有。

黛玉之爱情。黛玉的爱情更像是一种英雄主义,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英雄主义,奈何社会是个染缸,总会被权力和金钱荼蘼,更是被条条框框的外在条件所局限,凡夫俗子终究无法被英雄主义照的通透,更多时候,执念的坚守都要被说成是不入流的固执。在贾府"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霜刀剑严相逼"的生活中,只有自幼耳鬓厮磨的贾宝玉才是她唯一的知己挚爱,如若最终不能与挚爱相守,不如泪尽而亡散去前世的恩情,真真是宁可枝头抱香死,不曾吹落北风中。她的爱情从没有摇摆,更没有退而求其次,不论是书中的封建王朝,还是当今的社会,这种爱了便是爱了,不论身份背景前途的爱情都依旧被世人所诟病,或许就是因为黛玉的爱高贵的莫可名状,清澈的淤泥不染,才让曹公唯给她设了一段前世因缘:三生石畔一颗绛珠仙草,生的袅娜可爱,神瑛侍者以露水灌溉,使其得换人形,修成女体,那草衔恩未报,遂许下宏愿:将一生的眼泪还他,仿佛惟有这样的梗概,才可以解释世上怎会有这样绝对的爱情。

黛玉之才学。5岁上学,10岁师从贾雨村启蒙,入了大观园后次次诗社夺魁,自始便有堪比谢道韫“堪怜咏絮才”的判词。黛玉本就来自书香世家,后来在诗书中独占鳌头的她不仅是天赋加持,更有后天的努力好学,就是放在如今,黛玉为梦想而奋斗的坚持也值得我们细品。书中刘姥姥随贾母进大观园游玩,去了潇湘馆,因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,又见书架上垒着满满的书,刘姥姥道:这必定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,又说这哪像个小姐的房,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。沉迷于书海的黛玉,不仅颜值和才华超能打,而且独树一帜的她从没有陶醉于自己的美貌中,她不想做个平庸无脑的木头美人。人人只看到她诗社夺魁,提笔一挥而就,诗稿甩给众人的潇洒。却不知她背后,潇湘馆里苦吟细酌,彻夜不眠的逐字推敲。而今天的我们有多久才能捧起一本书细读,有多久没有拾起尘封的梦想,不要总是抱怨生不逢时,没有机会,正如一句话:你把时间花在哪里,时间终会给出答案。

黛玉之执拗。黛玉的精神世界是“今侬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”许许多多的人都说她情绪化、不识大体、敏感刻薄,却忘了敏感本就是诗人的神经,而且自幼父母早丧,寄居贾府,孤苦伶仃,小心谨慎度日,叫她如何能不敏感。我眼中的黛玉就是闲静时如姣花照水,行动处死弱柳扶风,她本就是既忧郁又开朗,既率直又含蓄,既高傲又谦和,即生动又淡定的。她虽寄人篱下却不失傲骨,从不强于污淖渠沟,即使环境龌龊势利,也勇于跳出同流合污的怪圈,揭露周围不合理的现象,她鄙视封建文人的庸俗,诅咒八股功名的虚伪,甚至用她的爱情和生命来反抗封建统治的压迫。其实纵观每一次时代的变革,都是许多阶级的叛逆者不甘被埋葬而奋起,叛逆即是进步,静坐时,也该问问自己,到底是污浊的世故磨平你原本的自我,还是你的棱角本就不够尖锐,你的才华不足以撑起你反抗的资本。

黛玉,直抒性灵的黛玉,淡泊真实的黛玉,一身傲骨的黛玉。

责任编辑:赵海星


上一篇:
下一篇: